特殊时期,织密困境儿童保护网

   发布日期:2020/3/23   浏览次数:1191

       疫情期间,困境儿童和农村留守儿童的安全保护受到了高度重视,因疫情可能导致的儿童临时监护缺失问题备受关注。随着疫情防控工作的不断推进,留守儿童、困境儿童作为社会弱势群体,他们的需求被关注,他们的学习和生活得到了更多关爱。


       ■ 中国妇女报·中国妇女网记者 富东燕

       特殊困境儿童是社会上最让人牵挂的群体之一。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困境儿童和农村留守儿童的安全保护受到了高度重视,因疫情可能导致的儿童临时监护缺失问题备受关注。从党中央到地方,从上至下同心行动,织密了一张困境儿童的保护网。这张保护网在特殊时期发挥了怎样的作用?如何让保护网具有持久性和延续性?中国妇女报·中国妇女网记者对此采访了相关专家。

       困境儿童需求应成为防疫工作重点

       日前,湖北省十堰市张湾区一位70多岁的老人在家中离世,和老人一起生活的是6岁的孙子小亮,小亮谨记爷爷的话“外面有病毒,不能出门”,饿了就拿饼干充饥;
       在广东省江门市,10岁的小星因父母高烧双双被隔离,独自在家无人照顾;
       3月2日广州市中小学全面开启网上授课后,白云区松洲街困境儿童小明因为家中困难不能购买电脑,无法上课;
       ……
       像小亮这样的留守儿童在我国农村地区不在少数,像小星和小明这样特殊时期有困难的孩子亟待帮助。幸好,他们的情况被及时发现——在社区人员当天入户排查时,发现了小亮家这一情况,目前小亮已被社区志愿者收留;小星家所在的街道已协调社区饭堂每天上门为小星送餐;广州市社会组织联合会为小明送去崭新的电脑,为像小明这样的困境儿童家庭解决特殊时期的实际困难。
       但另一方面,一些地区困境儿童的现实困难依然存在。早在疫情初期,北京市社会科学院综治研究所南方博士便意识到这一严峻问题——疫情下整个儿童群体面临着相对于成人群体更大且更为隐形的风险。
       2月初,南方对一些服务于困境儿童的社会组织负责人进行了电话访谈,访谈中她发现:在疫情暴发最初的几周内,儿童福利机构和困境儿童家庭并没有在防控物资上获得优先保障;监护和照料能力薄弱的家庭,无法提供充足的防护措施;同时,社会上急需更为细致、有操作性的困境儿童和高风险家庭的保护和服务规范或指引。
       “从我们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在全球以往的工作经验来看,儿童在疫情危机中无疑是风险最高、最脆弱的群体。疫情不仅会对儿童及其监护人的健康造成即时影响,疫情对经济和社会造成的冲击,也会加剧儿童在身心健康和保护方面所面临的长期风险。”联合国儿童驻华办事处儿童保护专家陈雪梅说。
因此,陈雪梅表示,关注儿童,尤其是困境儿童及其监护人应成为疫情防控工作的重点之一。

       从上至下积极行动为孩子们保驾护航

       随着疫情防控工作的不断推进,留守儿童、困境儿童作为社会弱势群体,他们的需求被关注,他们的学习和生活得到了更多关爱。
       2月23日,在统筹推进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部署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就特别提到,对因疫情在家隔离的孤寡老人、困难儿童、重病重残人员等群体,要加强走访探视和必要帮助,防止发生冲击社会道德底线的事件。
       2月26日,民政部召开全国民政“一老一小”服务机构疫情防控工作视频会议,要求对因疫情在家隔离的孤寡老人、留守儿童、社会散居孤儿、困境儿童等特殊服务对象进行排查摸底,开展有针对性的走访探视和必要帮助。及时帮扶救助生活陷入困难的儿童。全力做好机构外儿童救助保护工作,充分发挥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和困境儿童保障工作联席会议协调机制作用,确保陷入困境的儿童、家庭顺利渡过非常时期。

       各地妇联组织、社区等详尽部署、共同行动,以确保本地区留守儿童和困境儿童能够及时得到妥善安排。

       在上海,要求全市各区、各街镇,必须将特殊儿童纳入社区重点关怀对象,启动“日报”制度,实行“一人一档”管理,确保任何时候、任何社区的孩子都有人管、有人关心、有人照顾。同时,在全市范围设立“962200社区特殊儿童安全保护服务热线”,24小时开通。
       广东省开通了“护童之声”困境儿童服务热线,24小时为困境儿童和农村留守儿童提供咨询、协调、心理疏导、转介救助等服务。
       浙江省要求,对因监护缺失或监护不当而陷入困境的儿童,应在1个工作日内协调落实生活照料人。
       四川省21个市州纷纷开启“儿童之家”线上模式,通过微信公众号、微信群和社区线上网络渠道,利用专家微课为留守儿童、困境儿童等提供心理抚慰、卫生健康、学习辅导、居家安全等服务。
       浙江省丽水市民政局、市妇联联合发出通知,启动“万名妈妈疫路陪你”关爱活动,发动“代理妈妈”与留守困境儿童采取“一对一”或者“一对多”的方式开展陪伴。
       深圳市妇联、市妇儿发展基金会等将2800瓶乳酸菌饮品和1000册儿童读物,送到了370户医学观察和困境儿童、一线工作者子女身边。
       ……
       全国各地,一场保护特殊时期特殊儿童的行动全面开展。严格的管理要求和巡访力度,为各地区困境儿童、留守儿童保驾护航。

       把疫情经验与已有服务体系相结合

       “中央和地方的政策文件,对于加强对困境儿童等群体的现状信息摸排、降低高风险家庭的风险,避免出现严重的伤害事件等,起到了非常积极的指导作用。” 南方对此表示。
       而另一个积极意义,南方认为,这些政策可以成为日后我国公共卫生事件应急体系建设中,加强对特殊困境群体保护的借鉴和参考。“不仅仅是这些文件本身可以作为参考,文件出台时指向要解决的困境群体的问题,及出台后实施的经验和挑战等,都需要充分总结,为下一步尽快完善公共卫生事件应急体系建设奠定基础。”
       “在如今的特殊时期,党中央国务院以及民政部等相关部委,出台关注留守儿童、困境儿童的政策,并提出了更加严格和具体要求,可以说及时而准确。”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副院长高玉荣评价道。
       2019年民政部等出台意见,明确乡镇街道要有儿童督导员,村居要有儿童主任。截至2019年底,全国已配备乡镇和街道一级的儿童督导员4.5万名,村(居)一级儿童主任62万名。“据反馈,在这次疫情下,各地儿童主任起到了很大作用。”高玉荣说。但她也表示,各地儿童主任的基本素质和文化水平参差不齐。她建议,今后要加强儿童主任在职业教育和社工基础教育方面的考核和培训,助力他们在岗位上更好地发挥作用。
       “我们非常赞赏广大社区工作者为这次防控工作所付出的巨大努力和贡献。” 陈雪梅特别强调,社区工作是儿童保护工作的重点。这次我们也和民政、妇儿工委办公室、妇联等相关单位合作,在社区中积极宣传防控知识,为父母育儿提供指导,发现和跟进困境儿童和家庭,针对他们焦虑的问题开展心理疏导和情绪支持等相关服务。
       陈雪梅说,疫情危机会造成家庭暴力案件的增加,要继续加大应对对儿童暴力的投入,建立长效的儿童保护体系,预防和干预对儿童的暴力行为,为儿童及其家庭提供即时的、长期的帮助。
       针对疫情中存在的问题,南方的建议是,在采购调配儿童专用防护物资时,优先保障困境儿童需求;离儿童最近的街乡儿童督导员要牵头,组成困境儿童防疫保护工作组,及时有效地解决困境儿童家庭面临的困难;把常态化的困境儿童关爱和保护服务与疫情防控紧急时刻的要求相结合。
       “要想让关爱留守儿童和困境儿童的行动持久,需要将这次疫情下的经验,和本来已有的服务体系完美结合。”南方说。
此文来自:无为市妇联    
  相关资讯
 
 
 
Copyright © 2007-2018 www.ahwwf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无为市妇女联合会   地址:安徽省无为市花园路10号(教育局八楼)  邮编:238300
皖ICP备案号:皖ICP备14000316号   联系电话:0553-6611815